<tbody id="uutdn"><track id="uutdn"></track></tbody>

  • <button id="uutdn"><acronym id="uutdn"></acronym></button>
  • <dd id="uutdn"></dd><button id="uutdn"><acronym id="uutdn"></acronym></button>
        <em id="uutdn"></em>
        關注:

         

        基層法院輔助性事務社會化購買服務模式研究 ——以H省Z市法院外購社會服務為樣本

          發布時間:2017-11-13 09:32:10


            左嘉龍,鄭州市惠濟區人民法院研究室書記員。

            魯維佳,鄭州市惠濟區人民法院研究室書記員。

            當前,基層法院“案多人少”矛盾突出,事務性工作較多,一線法官從前期送達應訴通知書、起訴狀副本等案件材料到聯系當事人、整理案卷材料、審判流程系統操作到后期案卷歸檔、文書上網等一系列繁瑣的程序,都需要事無巨細、親力親為,真正用來居中裁判的時間比重較低,法官大量的時間精力被占去,不利于裁判質量的提升。法官員額制改革后,承擔了大量審判任務的基層法院一線辦案法官數量進一步精簡。將審判輔助事務和綜合行政事務進行社會化購買服務的方式可以有效減輕法官工作負荷,讓法官集中精力裁判;鶎臃ㄔ旱纳鐣⻊召徺I方式需如何推行?首先對當前法院社會化服務購買的政策理論進行透析,按照最高法院人員分類改革頂層設計的有關做法,同時緊密結合司法實踐,對H省Z市法院一線法官及行政人員進行調查研究,掌握當前最耗費一線法官時間精力的事務性工作內容,了解當前基層法院需要購買的服務類型,并以此為基礎從經費保障、購買方式、社會服務的專業程度、管理制度、晉升薪酬制度等方面,分析當前基層法院購買社會化服務過程中存在的問題及原因。其次,針對工作需求和現狀問題,從社會服務的購買方式、服務監管和考核評價角度,提出人民法院購買審判輔助和綜合輔助等服務模式的對策建議。

            引 言

            政府購買服務(Government Purchase of Services)是政府提供公共服務的一種方式, 是指政府將為社會發展和人民日常生活提供服務的事項交由社會組織等服務提供者來完成, 并根據其提供服務的數量和質量, 按照一定的標準進行評估并支付服務費用的做法。2015年我國實施立案登記制以后,立案門檻降低,案件不斷涌進,法院受理案件處于“井噴”狀態。在司法人員分類管理改革背景下,人民法院適當引入購買服務該模式,將部分與裁判有關聯的輔助性事務外包,有利于降低法官事務性工作量,提升法官專心裁判時間精力所占比,同時對裁判質量提高、保證法律適用方面大有裨益。

            一、社會服務引入法院工作的政策基礎

            法院購買社會服務主要是指人民法院根據自身工作需要,設立服務崗位,出錢向民間社會組織購買這些服務,由這些組織負責選聘人員,協助法官處理事務性工作,同時為案件當事人提供更加優質高效的司法服務的一種形式。在人民法院進行人員分類改革進程中,所設置購買的崗位主要包括審判輔助崗位和綜合行政崗位,以法官助理、書記員、司法協助員為主。這種向社會組織購買的方式,是推進審判權運行機制改革的一種創新形式,有利于解決相對固定的法官數量與持續增長的案件數量之間的矛盾。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全面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見 》(法發〔2015〕3號 )中提出了推動法院人員分類管理制度改革中引入社會服務購買的可行性,即“科學確定法官與審判輔助人員的數量比例,建立審判輔助人員的正常增補機制,切實減輕法官事務性工作負擔。拓寬審判輔助人員的來源渠道,探索以購買社會化服務的方式,優化審判輔助人員結構。探索推動司法警察管理體制改革,完善司法行政人員管理制度!笨梢娚鐣⻊兆鳛橐环N新型用人模式,對法院人員分類改革過程中優化人員結構層次、提升審判質效的重要意義。此外,按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深化人民法院改革的意見》中的相關要求,2015年5月1日全國法院全面實行立案登記制后,訴訟立案門檻降低,人民法院受理案件時對當事人的起訴不再進行實質審查,僅僅只核對形式要件,客觀上將導致案件量進一步增加,在法院法官數量普遍“瘦身”情況下,工作量增加必然導致法院必須增加事務性工作人員,引入社會購買服務人員則可以為法官專司裁判騰出來空間,最大限度解決“案多人少”矛盾。

            二、法院購買社會服務的現實需要

            莫里斯•羅森伯格說:“司法是人和制度的集合體,即使有最明晰的規則、最透明的程序、最精巧的法庭技術,法官仍然是最關鍵的因素!笨v觀美國、日本、英國等法治成熟國家,其法院輔助人員大多是法官的數倍。在這些國家,每名法官都有一個強大的“助手團”,成員由法官助理、書記員及法警組成,法官可以送達、庭審記錄、庭前調解、證據交換、整理卷宗、值庭等事務性工作,都交給他們去做,自己僅僅負責主持庭審、合議案件、起草或審核判決等案件審理的核心環節。而我國的情況卻與此有很大不同。通過對H省Z市一線法官及等行政工作人員關于工作內容、工作滿意度等的問卷調查,分別得到有效問卷380份、270份,得出了如下結論:

            (一)一線法官事務性工作量較大

            在Z市380份針對一線辦案法官的有效問卷中,選擇對目前工作“滿意”的為250份,得出目前工作滿意度為65.8%。從“每天花費最多時間進行的事務性工作”問題的回答,可以看出法官在審判過程中承擔了大量記錄、送達、案卷材料整理等任務,大大增加了法官的工作量和工作壓力。92.10%的受訪者表示,同意并且非常樂意將事務性工作由服務外包方式進行。(如下圖)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的王靜法官等曾經對不同輔助人員配置的情況下民事法官結案量做了測算: 在同樣的時間段內,一審一助一書的配比下,結案量可以達到286件; 一審一書的配比下,為 242件; 三審一助一書的配比下,為 192件。由此也可見減少事務性工作對提升審判質效的有利影響。

            (二)行政部門事務性工作占比較重

            在收回的270份針對行政部門人員的有效問卷中,選擇對目前工作“滿意”的為210份,得出目前工作滿意度為77.77%。 74.04%的受訪者表示,除涉密工作如人事檔案管理、內外系統配置等外,其他事務性工作可由服務外包方式進行。(如下圖)

            (三)一線法官人員缺口大難補充

            人民法院司法實踐的歷史發展表明,公正司法不但須有依法獨立公正行使審判權的司法體制構建及其制度安排作保障,而且也須臾離不開一支高素質、過硬的法院隊伍的精心錘煉和打造。作為一種以形成判斷為主要職責的機構, 司法的活動規律對專業性具有較高的要求。而現有的人員分類改革方案,對于法官及行政部門人員的工作年限、考評方式等都進行了較為嚴格的限制,成為法官除了需要深厚的法律功底外還需要豐富的審判經驗外,不少法官招錄入法院后從書記員做起,歷經“書記員——助理審判員——審判員”的成長過程,培養周期較長,現有的法官又面臨著退休、離職、調動等等問題,法官隊伍老化斷層、青黃不接現象一定程度存在。如Z市H區法院2012-2016年來,共有7名審判員退休,3名審判員因各種原因離職,新招錄公務員兩批共10名,目前這些公務員仍處于助理審判員階段,辦理疑難復雜案件的能力仍有待提高,仍需一定時間的培養。

            三、法院購買社會服務的類型

            按照法院人員分類管理方案的制度設計,法院人員分為法官、審判輔助人員和司法行政人員,實行分類管理。通過問卷調查及走訪座談等形式結合Z市法院現狀,綜合分析,在法院進行人員分類管理改革的過程中,可以購買的服務類型主要有:整理、裝訂、歸檔案卷材料,庭審記錄、審判流程系統操作(報結案件、裁判文書上網等),案件審理過程中記錄,維護法庭秩序、協助提押罪犯,協助送達司法文書,警衛法庭(法院)安全,協助拘留、押解刑事案件被告人出庭受審,參于重大案件執行,協助執行人員采取強制執行措施,財務管理,新聞宣傳,文字材料的撰寫及向各級機關報送報表及綜合材料、機關保潔及安保工作等。

            (一)協助執行工作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209條第1款規定:“執行工作由執行員進行!倍趫绦泄ぷ髦,常常碰到被執行人難找、“被執行財產難尋、執行現場不明等問題,特別是在執行過程中,有的被執行人常常躲在家中緊閉院門逃避執行,有的被執行人家里豢養大型犬只,有的暴力抗拒執行等等,諸多因素給執行工作的順利開展增加了不確定性。而依據《人民法院司法警察條例》,在生效法律文書的強制執行中,司法警察可配合實施執行措施,必要時依法采取強制措施。而實踐中隨著法院的工作量增加,司法警察的任務自然大大加重,而法院的編制沒有增加,入警和授銜條件依然嚴格,法警工作量和人員編制少的矛盾更加突出。因此,可通過向社會購買服務,聘用人員協助查詢凍結、協助強制執行。購買協助查詢凍結服務配合執行員負責查詢、凍結被執行人的銀行存款及其他財產,并將符合條件的失信執行人上網,協助查封、扣押、凍結被執行人的銀行存款及其他財產進行劃撥、評估、拍賣、變賣。購買協助強制執行服務負責安全保衛工作,配合執行員實施送達、查封、扣押、搜查、拘傳、拘留、強制搬遷等強制措施,處置執行突發事件,防止被執行人的阻撓或破壞,改變在執行時因不了解案情的復雜性而導致的被動局面,做好執行現場的保障工作,從而增強執行工作威懾力和強制力,提高執行工作效率。

            (二)訴訟調解服務工作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推行立案登記制改革的意見》明確規定:“人民法院進一步完善調解、仲裁、行政裁決、行政復議、訴訟等有機銜接、相互協調的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加強訴前調解與訴訟調解的有效銜接,為人民群眾提供更多糾紛解決方式!弊罡呷嗣穹ㄔ骸蛾P于人民法院進一步深化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的意見》、《最高人民法院關于人民法院特邀調解的規定》中也明確規定,在法院全面推進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改革的過程中,可進行“委托調解”。法院進行委托調解,借助專業社會化或第三方機構的專業優勢,由社會機構接受人民法院委托,能有助于減少雙方當事人之間的對抗情緒,為當事人帶來極大便捷,減輕了訴累,促使其在提起訴訟與達成和解之間進行理性權衡,能有力化解社會矛盾,促進社會和諧。

            (三)信息科技服務工作

            信息化建設催生出當前法院科技人員的迫切需求,除了必要的設備保障外,更多的則是需要專業化人才隊伍的支撐。將繁瑣、重復等工作交由專業的社會組織,既拓展了科技在審判工作中的應用范圍,能在短時間內迅速提升信息技術專業化水平,為業務系統的運行和使用環境提供更好的技術和安全保障,也有利于將人民法院有限的人力從復雜的事務性工作中解脫出來。人民法院可以引入服務外包模式開展檔案數字化工作,從立案、移送、分案、排期、公告、結案到案件歸檔,整個過程均在網上實施,電子卷宗全部輸入電腦,確保每個審判環節都有據可查,全過程監督、全方位管理,增加辦案透明度,也在很大程度上也節約了辦公、辦案經費。同時,人民法院可在已有的信息化和審判管理的基礎上,按照中央關于探索實行法院司法行政事務管理權和審判權相分離的審判方式改革的要求,建設審判質效評估系統、大數據分析系統等評估系統,對于審判工作進行實時動態監控?梢蚤_發安裝文書智能校對系統、司法速算系統等審判輔助系統,對法官法律文書等的規范化和自動化提供支持,幫助法官改善案件質量,減少人為因素造成的差錯。還可開發訴訟服務系統,提供全流程的訴訟服務,直接利用互聯網實現網上立案、網上審理、網上繳費、網上執行、網上接訪、信息公開、網上閱卷等功能,為社會公眾、當事人和律師提供全程無紙化、全體24小時、全流程覆蓋的網上訴訟服務。

            (四)物業管理服務工作

            法院可以統一由一部門進行協調,向專業物業公司購買保潔、門衛等服務,可以避免多部門的多頭管理,提升管理質量和效率。法院可采取通過自我管理與外部管理相結合的模式進行該項服務的購買,作為服務提供方,保安及保潔員的招聘和補充、入職培訓由專職公司進行,法院采用定期檢查與隨機抽查相結合的方式對衛生及安保狀況、履職情況進行檢查和考核評比。

            四、購買社會服務現狀及問題

            (一)經費保障方面

            2009年,我國政法經費保障政策由“分級管理、分級負擔”轉換為“明確責任、分類負擔、收支脫鉤、全額保障”,確立了基層法院財政由中央、省和同級財政共同保障的體制。但是,基層法院經費保障的地方化特點仍然較為明顯,即地方同級財政仍是基層法院的最重要經費來源。雖然按照司法改革的要求,改革司法管理體制,推動省以下地方法院、檢察院人財物統一管理,但這一制度尚有待推進,配套改革方案也有待落實。比如,Z市H區法院一直存在辦公經費緊張的現象,在各方面的努力協調下,這一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緩解,但由于基礎差、底子薄,H區法院所面臨的問題和困難還很多。在購買社會服務過程中,存在著為審判中心工作“讓路”的現象,一些服務項目基于經費緊張問題并未開展。如電子簽章系統、數字化審委會會議室、遠程視頻提訊系統等對提升審判質效有較大促進作用的項目均未建設。

            (二)購買服務方式方面

            由于法院人員分類改革仍在推進,該項制度仍需在實踐中進行不斷完善,且缺乏自上而下統一的規范標準,各地法院在進行此項改革,進行社會服務購買的過程中做法尚不能統一,存在購買服務方式不規范的現象。一些法院在使用服務時往往是臨時購買、臨時管理,不僅錄用不規范,而且管理也不規范,隨意性比較大。Z市14家法院目前采取自行委托的方式進行社會服務購買。譬如審判輔助類購買主要通過簽訂協議,由派遣公司同勞動者簽訂合同,將該名人員派遣至法院提供案卷整理、審判流程系統操作等服務。而對于所派遣人員標準、派遣服務內容、人員分類等設置還不夠規范統一,且購買過程中對于所選公司的資質、選擇該公司的標準等相關信息仍不能做到全程公開,購買工作透明度仍有待提高。

            (三)購買服務內容劃分方面

            法院人員分類改革中,一項重要的內容就是進行“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的審判團隊的構建,而在實踐過程中,基層法院對于法官、法官助理、書記員等的崗位、職責分工仍不夠清晰明確,這就導致了所購買的服務存在“交叉”現象。如所購買的審判輔助工作職責內容不明確具體,如庭審記錄、案卷資料整理等一些工作內容是由社會化服務提供,還是應由法官或是部分法官助理自行完成,是長期以來約定俗成的,缺乏統一規范化的標準,在人員分量管理的方案中也沒有明確界限。再如送達工作是全部進行服務外包,還是部分外包,外包的范圍、內容、是否應由法院保留一些工作內容,沒有清楚明確的規定。對于一些行政管理類的服務如材料報送、綜合協調等,更是缺乏明確具體的量化標準。工作內容的不明確規范,也不利于法院后續對服務質量開展有效的督查、評價和責任追究。

            (四)購買服務非專業化傾向明顯

            雖然法院向社會購買的服務內容同審判工作有著本質區別,但大都于法律密切相關,如同當事人溝通的方式及場所、開庭的通知時間、通知內容、法律文書的送達期限、送達方式等等,都有相對確定的法定程序且必須依照進行。因此,要求服務提供者其擁有相應的法學教育經歷以及具備一定的法律專業知識是必要的。但通過調研發現,目前H省三級法院對于所購買服務的提供者專業化程度要求的的標準并不統一,有的并未對在校所學專業進行限制,有的則要求通過國家統一司法考試并取得A、B類法律職業資格證書。以Z市H區法院為例,2016年5月,該院招錄的30名審判輔助人員中,具有法學專業高等教育背景的為12名,僅占40%。知識結構的非專業化傾向,不僅增加了法院的培訓成本,而且不能適應審判輔助工作的實際需求,不能有效促進審判工作整體質效的提升,一定程度上不能達到購買目的。

            類別

            時

            間 招錄人數 學歷 司法

            警察

            專業 書記員 專業技術人員

            本科 大專 法本 非法本

            2011年 20 15 5 15 14 6 5 0

            2012年 2 2 0 2 0 2 0 2

            2015年 10 10 0 10 10 0 10 0

            2016年 30 30 0 30 12 18 12 3

            合 計 62 57 5 57 36 26 27 5

            所占

            比重 100% 91.9% 8.1% 91.9% 58.1% 41.9% 43.5% 8.1%

            圖:2012-2016年Z市H區法院招錄司法輔助人員學歷構成情況

            (五)工作績效考核缺失

            對于所購買服務的完成質量、完成效率等尚未制定統一細化的評價標準,所購買服務由使用部門及使用者自行評價。除專業技術服務如財會工作、電子檔案掃描錄入有詳細的工作標準予以考核外,其他如庭審記錄、審判流程系統操作、送達裁判文書等往往采取籠統的標準諸如是否完成進行考核,而未對諸如庭審記錄質量、操作審判流程系統熟練程度、送達裁判文書的工作效率等進行評價。不能涵蓋全部工作內容,而且考核結果不能與薪酬、晉升等掛鉤,不同服務提供者之間不同勞卻同酬,一定程度上損傷了他們的工作積極性,也難以實現考核目的。

            (六)服務提供者隊伍穩定性差

            社會服務購買人員所享受的工資、福利等不能納入國家財政預算,目前只能在辦公經費中列支。但由于辦公經費有限,而服務提供者隊伍卻隨著工作需要日益壯大,導致其工資福利短期內難以提高。且相較于法院工作人員,職業榮譽度不高,上述兩方面因素造成了服務提供者隊伍穩定性較差,而社會組織新招錄人員及培訓也需要一定的時間。以Z市H區法院為例,2011年至2016年,先后有12名審判輔助人員辭職。這些辭職者中,工作年限在1-2年以上的5人,占比最高,為41.67%,其次為工作年限在2-3年的,人數為3人,占比25%,工作年限在1年以下與3年以上的均為2人,占比均為16.67%。購買服務人員隊伍穩定性差,不僅增加了法院投入的培訓成本,也給法院正常開展審判輔助性工作帶來一定的困擾。

            五、基層法院社會化服務購買模式的對策建議

            (一)設定科學合理的購買方式

            1.以公開招標模式外購服務

            基層法院要重點針對三年以來的平均結案量、法定審限內結案率、審理時間指數、等審判質效指標進行分析研判。在對相關數據分析的基礎上,針對審判活動急需的或人民群眾滿意度較低的項目確定服務需求,并按照厲行節約的原則,建立科學的服務項目質量標準和項目定價體系,委托專業人員合理測算購買服務所需資金。同時強化對于服務提供方的篩選審查,著重對服務供應方的資質、服務質量、服務計量、服務成效等建立多個維度的評估指標體系。對申請、招標、實施、結項、評估、反饋等一系列具體環節都制定實時動態的管理辦法,實行社會公眾、審計部門、監察和紀檢部門對招投標的全過程參與,形成從準入到履行合同到退出的實時動態監管體系,增強購買服務招投標過程的透明性和公開性。將招投標篩選出來的購買服務項目即時向社會公示,在規定的期限內無人提出異議,方可同該社會組織簽訂購買合同。

            2.以派遣方式購買服務

            法院根據工作需要,同提供服務的公司簽訂協議,由該公司從社會上招聘工作人員派遣至法院工作,該公司與聘用人員簽訂勞動合同,以合同形式約定權利義務和工資待遇,法院為提供服務人員繳納“五險”(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失業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所有提供服務人員工資數額均不低于當地政府公布的勞動工資最低標準,提供服務人員享受同等崗位人員福利待遇,經費由法院自行解決。

            3.按照服務內容統一招錄門檻

            明確要求服務提供方強化所派遣服務人員的專業教育背景,對提供審判輔助服務的,要求其具有法律?埔陨衔幕潭;對于提供行政管理服務的,可要求具有相關專業資格,如文秘、計算機專業、具有會計證書等;對信息調研宣傳等特殊服務的,要求提供服務人員必須具有相關行業兩年以上工作經驗,較高的文字水平和相應的法律水平;對于提供協助執行、拘留等工作強度高、危險系數大的服務的,要求其身體素質達到司法警察體能素質標準,并主要招聘男性。也可以嘗試與有關職業院校合作,由職業院校針對審判輔助工作為法院量身定制所需人才,既可以提高隊伍的業務素質,又節約了培訓成本。

            4.以精細化管理細化服務內容

            在進行人員分類改革的過程中,將精細化管理細化到每一個部門。針對審判中心工作,修訂院庭長工作職責、審判員(含執行員)職責、法官助理職責、書記員(內勤)職責、檔案員職責等任務職責,針對行政事務性工作修訂信息化管理制度、學習培訓制度、文件收發管理辦法、辦公室工作職責、政治處職責等各項制度及工作規范, 力求把每項工作抓精、抓細、抓實、抓規范,減少所購買服務之間職責交叉現象,避免相互推諉及扯皮現象的發生。

            (二)設定科學的服務評價體系

            1.設定科學的績效考核標準

            從工作實際出發,制定符合法院工作規律的考核標準。如針對審判輔助類的服務,基于三年來的審判質效數據的平均值劃定工作任務量。采用百分制量化考核形式,通過民主測評、日常規范、工作績效三個方面對所購買的服務進行綜合評價,其中民主測評 15 分,日常規范 20 分,工作績效 65 分?己私Y果分優秀、良好、合格、不合格四個檔次。優秀檔次比率最高不超過提供該服務總人數的20%,良好檔次不超過30%;優秀指標達不到一人的,良好檔次比率可提高到60%。連續兩個年度考核等次為不合格的,退回提供服務的公司。規定提供服務人員的工資=月基本工資+月崗位補貼+月工齡補貼+年度獎金+其他補貼(伙食、加班補貼等),獎勵工資年終一次性發放,對優秀檔次、良好檔次、合格檔次及不合格檔次設定差別化標準。月崗位津貼依據評定等級確定,績效考核每年進行一次,考核結果作為表彰、等級晉升、期滿續聘、解除派遣和獎勵工資發放的依據。

            2.建立科學合理的激勵機制

            對審判輔助類服務實行單獨序列管理,綜合服務參照綜合管理類的相關規定進行管理,對于不同崗位的服務提供者,按照進行分類定級,設置晉升通道。各類人員等級晉升需通過等級晉升考試,晉升考試每年組織一次,原則上逐級晉升,年度考核優秀檔次的,不受此限。如對審判輔助服務提供者,可根據工作年限、打字速度、庭審筆錄正確率,并結合等級測試考試,由低到高依次設置為一級至七級七個等級,并綜合考慮出勤、工作態度等實行按期晉升;對于從事行政事務性工作者如綜合文秘,可以按照工作年限、撰寫文稿數量及質量,參考等級考試結果統一考核結果,使各類人員均有上升的渠道和空間。對晉升等級做適當限制,避免“新人舊人一個樣”現象的出現。新入院人員,試用期滿經考核合格,進行初次評審定級,首次最高可評定為三級。院齡不滿三年的,等級最高評定為二級。同時制定輪崗制度規范,服務提供者在工作一定年限后可以適當自主選擇工作崗位。建立不合格人員退出機制,對工作態度消極、工作質效低下的,分別予以批評教育、扣獎金、離職培訓、辭退等處罰,確保服務質量水平。

            類別

            時

            間 級數 考核標準 文字材料撰寫 協調能力 其他專業技術要求 晉級條件

            庭審記錄正確率 日?记 打字速度 工作年限

            審判輔助服務 七級 √ √ √ √ 審判輔助專業法律知識測試+績效考核

            司法協警類工作 五級 √ √ √ 專業技能測試+體能測試

            文秘 五級 √ √ √ √ √ 文秘專業測試+績效考核

            新聞宣傳 五級 √ √ √ √ √ 宣傳知識測試+績效考核

            專業技術 五級 √ √ √ 專業水平測試+績效考核

            其他 三級 √ √ √ 績效考核

            圖:分類定級考核模式(打“√”為考核內容)

            同時要增強購買服務人員的集體歸屬感,強化人文關懷,吸納審判輔助人員和綜合服務人員加入職工工會和各類組織,消除其與在編人員的心理隔閡,暢通訴求反映渠道,增強非編人員的歸屬感和集體榮譽感,激發工作積極性。

            結 語

            法院人員分類管理是法院人事制度的一次大事件,不僅關系到廣大法院干警的切身利益,而且也關系到法院自身工作的科學發展。如今,司法改革已全面推行,法院向社會購買服務模式也必將全面跟進,其中面臨的困難和問題也將逐步得到完善和解決,相信在不久的未來,通過上上下的共同努力,此項工作終將日趨完善,一支分類科學、結構合理、權責明確、管理規范的法院干警隊伍終將建立,終將會為人民法院人才隊伍建設注入更強有力的動力,為優秀人員提供更加開闊的舞臺,為加快建設社會主義法治國家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保障。

        責任編輯:鄭州法院網編輯 祿亞楠    


         

         

        關閉窗口

        龙虎斗棋牌下载